WONGWONG

3.31

我现在还记得小时候的一个场景,我和堂姐在家里玩着,我妈推门进来说带我去玩,不带堂姐。记不清楚了是早上还是中午,刚下过雨的样子,灰蒙蒙的天。她带我去的是她朋友家里,我没见过那个阿姨。我妈说这个阿姨家里养了一只黑色大狼狗,要带我去看。我妈抱着我,我有点害怕的紧紧搂住我妈的脖子。我们找了一会,没找到那条狗。这个时候,看到有个窗户上系着一条很粗的铁链,还发出铁链相互撞击的声音。这个应该就是系着大狗的吧。我妈抱着我推门进去,我以为拴着大狗的地方却是一个小男孩,他坐在小板凳上,板凳的一头系着铁链,他晃来晃去,铁链跟着发出稀里哗啦的声音。
我长大后问我妈,那个阿姨究竟是谁,但我妈告诉我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朋友。我和她形容那个阿姨家的位置,我妈告诉我是我做的梦。一个梦我记了应该快二十年了?但真实得不像是梦境。

        梦中狗娃得意的一晃一晃的甩动着两张票,笑眯眯的念叨着,"走,老姐们带你去看脱口秀"。跟着她走动,大街上的场景转换成了我家小区楼下,奇怪的是我看到的街景都变成了90年代的样子,陈旧且朴素。她急忙忙的拉扯我进了其中一栋楼,那是一个低矮的黑色木门,有那么一种神秘的感觉。门口俊俏的检票小哥让我有种去了牛郎店的错觉,他接过我们的票,着急的把我们往里一推,托狗娃的福啊,有她在的梦里叫路人都是小帅哥。
        背后的木门呀吱一关,最后的一丝光线也消失了,黑暗的四周此起彼伏低哑的人声,我伸手往前一摸,是油腻并湿答答的绒布,狗娃把绒布掀起一角,钻了进去。但此时我脑子里的念头是转身离开,里头透出来的光让我发现了空气中浮动的灰尘,我屏住了呼吸,那一阵潮湿阴暗的气味还是呛进了我的鼻腔深处。被狗娃一把扯住坐在同样被肮脏的布随意一铺的台阶上。不是脱口秀吗?怎么变成了黑白电影,不大的空间内,闪动着屏幕上的光线,台阶上零零散散坐着十来个人,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,梦境里没有关于这部黑白电影的记忆。闪烁着雪花的屏幕上快速的滚动着演员表,一个都没听过的名字。这个观影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电影不一会儿就结束了。我立马从左边的通道冲了出去,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。拦在出口的又一个帅小伙哎哎哎叫住了我,"从这边下去"。我回头往他一指的方向,什么???滑滑梯!这时候我看到身后一个个出来的人,排着队有秩序的呆滞跳下滑滑梯,像林正英电影里一条条贴着符的白脸僵尸吧。他们咻的一声就不见了人影。有趣啊!我兴奋的冲过去也咻的一声跳了下去,旋转的滑梯,似我小时候幼儿园的那一个被晒到褪色土红色滑梯。在接近地面的时候,我想着还没玩够呢!在马上要碰到地面的时候滑梯又延续了向下旋转。果然是梦境,随心所欲呀。不知道玩了多少圈的时候,出来了一个人站在滑梯旁,"喂!你玩了多久了,快走走走"。说完,他手一捞,就把我丢了出去。
诶,这个观影感受确实愉快。
睁开眼睛,
我想,
大概是太想玩滑滑梯了吧!

毕业将近半年,日复一日被人潮拥挤的3号线运输到CBD返工,每月在来m之前必定感冒一次也已经成为工作之后的惯性。这个生活不对。

《春困》   
纸本水墨
35cm*35cm*8

5.9.2017

你以为转身可以嗅到他清香的体味
那是沐浴春风中大男孩衣领的皂香
你的那一瞬间风骚走位
然而充斥你鼻腔的尽是令人作呕的腋臭
紧压胸口
满眼绝望

颜值是狗屁

睁开眼,混沌的头脑也分辨不出白天黑夜,头顶那边传来室友的嬉笑声,恍如隔世。窗外沉闷的雷声夹杂着空调外机的嘈杂声。才四月春雷却已然夏天的闷热正是广州的老味道。三年又一年的,还有一个月就要告别这张狭窄的小床了。没有不舍,只有喘喘不安。对于暗潮涌动的未来,好奇又害怕。

老陈的夜晚

盘山公路最后的一个弯道了,对这条被公认最容易出事的路段。老陈向来很有把握。不自主地哼起了小曲。在他切换近光灯的那一瞬间,整个空间静止了,老陈勾起的小尾指也无法捋直。驾驶室外传来锣鼓声。。。这时老陈背上寒毛冷汗都飙出来了,这渐行渐近的音乐使他想起来了小时候在乡下那会,隔壁村办婚礼接新娘子经过了他爷爷家,老陈一城里的孩子还第一次见这样的接亲。队伍的最后一大群孩子追着,甚至还对老陈招手示意他一块儿去玩,向来贪玩的老陈不知道为什么把探出去的左腿又收了进来,像是害怕些东西。。。被静止了的车内骤降了几度。老陈的余光从后视镜里看到古装片里头迎亲队那阵势的一大群家伙,从黑雾中走近。公路旁的柏树郁郁葱葱的遮住了任何一丝光线,不对,似乎一点儿月光的痕迹都没有。
老陈想起了在哼曲儿的时候瞄了一眼时间刚刚好是23时整点。不好,果然出事了。老陈心想着这可怎么办。莫非撞上了邪物?锣鼓的声音越来越近,老陈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。队伍经过老陈的车窗外,不是走过,更像是飘过。灰蒙蒙又软乎乎的样子。老陈的视线被吸引到队伍正中,低着头的那位似乎也感应到了些什么,在抬起头的那一刻和老陈对视上了。老陈紧促而大口大口的呼吸,想要把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吞下去。
在他们对视的那一刻,老陈看到了自己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